与丈夫育有一子

2021-01-30 15:23

□现状:亲情缺失引发精神空虚

□案例:戴女士 包河区常青街道

人到晚年,失独老人在巨大的精神压力之下,身体健康状况也每况愈下。省社工协会通过组织开展体检活动及相关数据整理发现,无任何躯体疾病占总体数据的17.6%,患有躯体疾病占总体数据的82.4%。“医疗费用支付、无人照料陪护等问题,势必会引发一系列紧迫性养老问题的出现。 ”有关负责人说。

省社工协会今年实施的“怡养家园——失独特殊家庭养老关怀服务项目”,其合肥项目组对省会所辖包河、蜀山、庐阳、瑶海四大主城区198户319名失独家庭开展为期一年的服务。他们发现,在失独老人现有收入中,年人均收入1万~2.5万元占59%,主要来源于退休工资,大部分先前供职于企业、工厂等单位;而年人均收入在5000元至1万元占整体数据的17%,主要来源于城市低保、失地农民补贴等。

□现状:病倒之后谁来照顾?

超三成失独家庭离散

55岁的唐女士现已退休,据其介绍,她每月退休金只有600元钱左右。 “我原来的单位是社办企业,一直没有给我们办过社保,所以现在收入非常低,也没有保障。 ”唐女士说,“经济条件较差,担心以后养老怎么办。 ”

□案例:唐女士 蜀山区南七街道

□现状:收入靠退休工资或补贴

63岁的戴女士,老家在砀山县,原来是合肥某军工企业技术职工。戴女士曾经有个幸福的家庭,与丈夫育有一子。 2006年,她的儿子在外出时遭遇意外丧生。 “这对我们夫妻俩的打击真是毁灭性的,没过几年,我老伴悲伤过度,因病离世。 ”戴女士回忆起这些,就禁不住泪水流。一连串的事件给戴女士造成重大打击,严重影响了其身体健康状况,一度患上重度抑郁症。目前,她还与九十多岁的老母亲居住在一起,如何养老成为难题。

在遭遇独生子女死亡重创之后,应激性创伤在失独老人群体中呈不同程度的表现。 “我们不敢面对满大街有活力的年轻人,更怕被别人问到子女在做什么工作、家庭怎样。 ”一位失独老人说。

□案例:周女士 蜀山区五里墩街道

数据分析显示,在历经丧子重创之后,约有68%的失独家庭仍旧保持原有婚姻状况。然而,约有32%失独家庭出现离异或另一方再婚的情况。 “依据家庭生命周期及社会关系支持体系视角来看,家庭成员的离去所导致的家庭角色空缺而引发的精神、生活及经济方面等一系列养老棘手问题就更为紧迫。 ”有关负责人说。

超八成失独老人患病

59岁周女士曾经有一个儿子,但在23岁时患淋巴癌于2003年去世。周女士早已与丈夫离异,以前干过保洁员工作,收入偏低。

当“单独两孩”新政成为热点时,失独老人群体再次引起人们关注。 11月25日,省社工协会“怡养家园——失独特殊家庭养老关怀服务项目”合肥项目组举行末期评估会,失独老人们现场洒泪,而同期公布的一组数据显示,失独老人对未来生活的担忧主要集中为经济来源、生病、无人照料及感情空虚等问题。

不少失独老人较穷